栏目导航
○师资介绍
推荐产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地址:
当前位置:主页 > ○师资介绍 >
以前画‘样子包’都是照着QQ上面学的○师资介绍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8-26

本文为转载文一切与无关

  一位小学生在作文里这样写道:“我有一个‘潮老师’。老师的‘潮’表现在两方面,一是她上课时喜欢用新潮用语,比如用‘四海八荒’形容范围广,用‘蓝瘦香菇’形容很受伤;二是她喜欢在我的作业上画‘表情包’,经常给我画个发怒的小人,搞得我每次拿作业都心慌慌的。我的‘潮老师’很有趣,我很喜欢她。”

  合肥市芙蓉小学五(2)班赵文轩笔下的这位“潮老师”名叫胡萍萍,她近期最重要的一项教学“发明”,就是用“表情包”批改作业,据说效果很好。

  说到为何要在作业本上画“表情包”,胡老师回忆起这样一件事:有一次她改童彤同学的《语文练习与测试》,其中有一道题是填写“裸露”的同义词,童彤填的是“裸体”。

  这个答案让胡老师又好气又好笑,“学生这样填,肯定是经过思考的,我也不能说她错,但填这个词毕竟不太雅观。”

  几番思虑后,胡老师在“裸体”这个词的旁边画了一个“害羞”的表情。没想到,童彤不仅立刻领会了老师的意思,订正出正确答案,还画了一个“尴尬脸”予以回应。师生间的默契不禁让胡老师莞尔。

  “交了本子我就知道自己写错了,可已经来不及了。没想到胡老师不仅没有批评我,还和我开玩笑,觉得老师好可爱!”童彤表示,自己很期待老师能用“表情包”来改作业,“一看就懂,而且很好玩。”

  尝到甜头后,胡老师开始尝试以“表情包”的方式辅助批改学生作业,往往是一个等级符号加一个表情包。“等级是对学生作业正确率的判定,而‘表情包’是传递我自己的情绪,起到面批(注:当面批改作业,教师批改作业的一种形式)的作用。”

  胡老师说,用“表情包”改作业后,学生们的一个显著变化就是,特别喜欢和她互动。

  方思齐同学写了一篇日记,向胡老师介绍自己新买的一双鞋子。文章不仅写得妙趣横生,小姑娘还把鞋子的图片贴在上面,并在旁边留言,“胡老师,给我一个表情呗!”胡老师真给她画了一个流口水的表情,让方思齐高兴了好半天。

  杨妍同学不小心把作业本撕破了,小丫头居然别出心裁地用绿色丝线给缝上了。胡老师看后拍案叫绝,给她回了句,“是想带给我春天的气息吗?”并画了一个惊讶的表情。

  “本来准备用透明胶带粘上的,一想到老师肯定会给我画一个哭泣的‘表情包’,就决定缝上了,想看看老师什么反应。”小姑娘杨妍俏皮地说,“缝了很久,因为要特别小心,怕针把本子再弄破。”

  在芙蓉小学的一次教研活动中,胡老师说起自己用“表情包”批改作业的事,没想到已有老师早就在使用这一“神器”。

  吴志升老师执教二(1)班语文,她采用动物图案批改作文,“蝴蝶”说明“很棒”,“毛毛虫”则说明还要“继续努力”。

  “学生只要看见‘毛毛虫’变成‘蝴蝶’了,就会很开心!”吴老师认为,“和传统批改作业方式比,动物图案更加形象直观,容易引起学生的关注,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。”

  胡老师发现,除了吴老师的动物图案,还有不少老师使用皇冠、小红花、大拇指、星星月亮等图形,而最多的还是笑脸和哭脸。

  “我们班孩子对汉字不是很有感觉,反而是‘笑脸’和‘哭脸’他们一看就明白。用它来代替甲乙丙丁,效果挺不错的。”执教一(4)班语文的李露露老师这样评价“表情包”。

  芙蓉小学办公室将老师们的改作业“神器”在家校共建QQ群“晒”出后,激起家长们热议。“‘表情包’让老师们一改严肃形象,让表扬变得生动有趣,无形中师生距离就拉近了。”三(4)班胡怀月的妈妈留言道。

  “以前小时候调皮,总爱学老师在作业上画钩钩。现在才知道,改作业可不是画钩钩这么简单呀!”二(4)班陈钟乐阳的爸爸感叹道。

  班上的学生和胡老师说过,喜欢她的“表情包”是因为是老师亲自画的,“很与众不同。”

  学生的“厚爱”让胡老师备感压力,“我从小没学过画,以前画‘表情包’都是照着QQ上面学的。现在孩子们看腻了,是逼着我要创作啊。”

  胡老师以前有时画大拇指,有时画笑脸,现在尝试将手势和表情结合,“带给学生不一样的感受。”她创作出适用于提醒学生字体的“手持放大镜”表情;适用于鼓励学生的“双手捧脸,泪光闪闪”表情;适用于赞美作业的“竖大拇指,红脸蛋”表情。

  看见老师这么费心思,班级里的“美术达人”卢欣然、童彤两个小丫头,准备助老师一臂之力。她俩捣鼓了一晚上,就设计出了“水果君”、“樱花酱”、“洋葱头”等七个系列表情包。“画水果是因为我喜欢吃水果,而且五颜六色的很好看。画樱花是因为我喜欢漫画。”卢欣然趴在胡老师桌上,喜滋滋地介绍。

  对于胡老师和学生们之间的“表情包”搞怪之举,该校校长彭正表现得很宽容,“不管白猫黑猫,抓到老鼠就是好猫,我们也从不要求老师用什么方式批改作业,只要能给予孩子公正评价,起到激励作用,就是好方法。”

  彭校长说起这样一件事:学校有一个老师教学方法很特别,她改《写字》这项作业时从不按学校要求打上“对钩”给出等级,反而是让学生在课堂上写字,她巡回查看,及时给学生本子贴上贴画做出评价,“她用的贴画很特别,是一套怀旧物品集,学生都想要,所以这个班学生的字,写得都很好。”

  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小学语文教研员储柱芬则表示,胡老师的做法其实是一种教学模式的创新,“过去的老师都是一支粉笔,一把戒尺,权威不可撼动。但作为小学教师,不应该板着脸,我们需要和学生有思想交流,要和学生打成一片。”

  “孩子们现在喜欢在作业上花心思,给我点小惊喜,所以我觉得‘表情包’逗乐的不仅仅是孩子,更是给我自己一个好心情。”胡老师如是说。